思维跃迁

思维跃迁

六月 11, 2019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我觉得可能一不小心站到了历史的浪潮之巅

昨晚在唐人街吃酸辣土豆丝,吃着吃着,想到一个问题:

土豆丝来自南美洲,辣椒来自南美洲,醋来自于中国苏南,为啥把这三样放在一起炒炒,就成了川菜了。

我抬头看了看厨房尽头把抹着浓妆的百无聊赖的老板娘,刚想开口问,然后突然想起这店的招牌是【华北美食】,然后想起来老板娘是山东人。

我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为什么我会在一个山东人开的,招牌是华北美食的店里,吃着川菜。为了严谨起见,这家店是否应该改名为华北加四川料理fusion

我呆呆的看着老板娘,琢磨着是不是应该把这个建议告诉她。然后想起来老板娘刚才和我打招呼时称呼我为山东老乡,因为我之前告诉她我爷爷是来自山东安丘。

我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为什么对老家的追溯和定义,更大的概率是来自于爸爸的那一支,而不是我妈妈的那一支。为什么我小时候在户口本上籍贯一栏,填的是山东安丘县大老子村,而不是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煤山镇。是因为中国传统社会是一个patriarchal society吗?有受到儒家伦理纲常影响吗?还是儒家思想本身其实是已存在的patriarchal society的产物?

我注意到这家餐厅有一扎啤酒桶放在门口。联想到大学时代和本地同学去pub这帮人可以捧着一扎啤酒喝一晚上,花生米都不带要的。再想到本社的大老爷们每到周五下班前都会像看到灯泡的飞蛾一样拥到冰箱前拿Budweiser ,唯独我个亚洲人跟小媳妇儿在角落眨巴着眼睛吸吮着珍珠奶茶。。。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为什么北美白人中下层这么喜欢喝啤酒,为什么不是红酒,为什么不是黄酒,为什么不是豆奶,为什么不是酸梅汤?是因为大量的德裔移民吗?为什么泛德意志民族这么喜欢喝啤酒?为什么不是红酒,为什么不是黄酒,为什么不是豆奶,为什么不是酸梅汤?流行文化的哪一个点定义了啤酒那种folksy的感觉,那种bro的感觉,为什么一个男人在酒会上独自喝牛奶会被认为是傻逼。为什么?

我打下上面这段话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我用了【傻逼】这个词;更好的问题是,为什么我这么喜欢使用【傻逼】这个词,这个北京本土方言词汇到底在音律上有什么特殊的魅力,为什么念出来有唾液飞溅的铿锵,写下来有力透纸背的侵略性。中国方言成百上千的骂人词汇,为什么 stupid cunt 穿越了文化浪潮的起落,成了最后的胜利者。为什么【傻屌】在效果上远远不及【傻逼】,以至于傻屌说多了,感觉自己就成了傻屌。为什么female genital has an upper hand in the competition for the swearing word. Is Chinese culture innately misogynistic?

我呆呆的望着桌对面的胡总,突然想起她的天主教家庭,台州过年的大弥撒,教堂的除夕烟火与功捐大会。他爸妈年轻的时候要是在美国,应该会投票给肯尼迪。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她们家这么重的天主教背景,会不会叫我这种没有灵魂的无神论负分滚粗呢?不信教的人会不会被他们认为是与走兽无异?我该如何证明自己不是禽兽呢?我可不可以违心的忽悠他们说无神论其实也有信仰,即我们信仰眼见为实,本质上就是一群实心眼的,不懂得抽象想象,的土包子。可不可以让他们把他们家女儿嫁给土包子。

胡总曾略带不屑的对我说,你们无神论也是一种宗教,都在试图用一个体系来解释整个世界,所以本质上来说大家都是一路人,只是方向略有不同而已。我反驳说无神论其实不是宗教,因为我们不相信任何 metaphysical existence of the supernatural.. 但是按照这个思路,如果体系中没有全知全能超自然神的存在就不算宗教的话,不仅仅儒教不是宗教,佛教也不是,都成自然哲学了。但是如果强行把supernatural从宗教的定义中去掉,那共产主义可以不可以被定义成宗教,有圣徒(马恩),有经文(资本论),有终极解释(历史唯物主义),有福音传播者(无产阶级先锋队),更有数不尽的MARTYR….

当然共产主义归类于宗教这话不能和当过居委会书记的我妈说,党性淳厚的她应该会让我滚回加拿大。她对待她漂泊异乡的独子永远带着清教徒般的酷烈,上次回国因为体脂比高了那么一点就不给肉吃,让我吃小白菜,油都不加的小白菜。吾叔怜其侄,特别带我下了馆子,临了还让我打包一个酱肘子带走。有这样的叔叔真到位,叔叔请再爱我一次。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有一天胡总她爸妈和我爸妈一起联手对我催生,也许是历史上很难得的,天主教徒和共产主义者的联手。

我觉得可能一不小心站到了历史的浪潮之巅。突然有点紧张的我,喝了口豆奶。


来自知乎专栏

作者: TimberNord

https://zhuanlan.zhihu.com/p/28778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