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数老师像是从德云社出来的是种什么体验?

高数老师像是从德云社出来的是种什么体验?

六月 11, 2019

甲: 今天人来得不少,我很欣慰

乙: 都喜欢听您上课

甲: 不过很可惜

乙: 有什么可惜的呀

甲: 今天不点名

乙: 嗨,人是听课来的

甲: 咱们这是一堂高数课

乙: 嗯,高等数学

甲: 这个东西可不简单

乙: 那可不嘛

甲: 它涉及到许多高深的数学技巧

乙: 所以难学啊

甲: 比如说这个加法

乙: 您等会儿吧,这还高深哪

甲: 你不懂,有的学生基础不好

乙: 嗨,这基础学什么高数啊

甲: 不过不要慌,老师这有独门秘籍

乙: 您给讲讲

甲: 这高数讲究四门功课

乙: 哪四门啊

甲: “马、勒、格、必”

乙: 您这老师怎么骂人呢

甲: 这不是骂人,这是四位先贤的简称

乙: 哪来这么不会起名的先贤啊?

甲: 这第一位“马”,那是大数学家费马

乙: 有这么一位

甲: 三岁能文五岁能诗,七岁倒背圆周率,文武双全博古通今,微积分、概率论、解析几何与数论,留下大小两定理,名满天下那是著作等身!

乙: 不错

甲: 还有这路易十三爷御笔亲题四个大字“一代伟人”

乙: 不想这十三爷还学得好书法

甲: 再说这第二位“勒”,这是数学家泰勒,这位可太了不起了

乙: 对

甲: 光是现在百度百科上“泰勒”这个词条

乙: 怎么样

甲: 就有32个不同义项

乙: 嗨,这都不挨着,讲数学啊

甲: 好好好,说正经的,讲到高数,就绕不开这个人

乙: 那是

甲: 比如这个泰勒定理,是一个重点

乙: 您给说说

甲: 而且对于初学高数的人来说很难,有很多同学都弄不懂

乙: 这重点也是难点

甲: 既然它这么难,咱们换点轻松的说吧

乙: 嗨,这什么老师啊

甲: 接着说这第三位,“格”,说的是拉格朗日

乙: 这位可有名

甲: 他不仅是数学家,而且还是一位物理学家

乙: 那时候两家住得近

甲: 我们的课要用到的是他的中值定理

乙: 这个定理很重要

甲: 它的内容是什么呢,这个就比较长了,又长又深奥,现在大部分老师都教不了你们这一段了

乙: 就这么难

甲: 不过有一个地方还有这个定理完整的传承

乙: 那是哪儿呀

甲: 莫斯科大学的数学系

乙: 哟,这可是数学家辈出的地方

甲: 而我有幸在那里留学过,也从老师那里学到了这个完整的定理

乙: 您这还是有传授的

甲: 那可不,我今天就把当初从师傅那学到的原封不动地教给你们

乙: 这就倾囊相授了

甲: 绝对原封不动啊

乙: 没有删改

甲: А это постулированный функция……

乙: 您等会吧,您说这个谁懂啊

甲: 保证一字不改

乙: 嗨,您得先给它翻成中文啊

甲: 要中国版的?

乙: 当然啊

甲: 好好好,那听好了啊

乙: 都听着呢

甲: (二黄导板)有函数在坐标上忧思感叹,

乙: 叹什么呀

甲: (回龙)叹的是我有着头尾两昻~昂端

乙: 这有啥好叹的

甲: (二黄原板)我不仅区间上一直可导,我还在头尾处也能续连

乙: 这可稀罕了

甲: (二黄原板)因此我定存在一点的导数

乙: 怎么样

甲: 该点导数等于点(a,f(a))到(b,f(b))连线的斜率

乙: 嘿,怎么又不唱了呢

甲: 合不上辙了

乙: 嗨,费这劲干嘛,直接讲课不好嘛

甲: 那我们接着讲,这就说到第四位,“必”,这位是洛必达,有个定理就叫洛必达定理

乙: 有这么一说

甲: 但这个定理不是他发现的,发现者是伯努利

乙: 那为什么叫洛必达定理呢

甲: 因为这个伯努利虽然聪明,但有点缺钱,于是有天洛必达上他屋去,跟他说,老哥,我们做个py交易吧

乙: 哎哎,课堂上别乱说话

甲: 我乱说什么了?

乙: 这……这py交易啊(小声)

甲: 哦,这个py是philosophy的意思,那时候他们认为数学也属于哲学,所以这洛必达就跟伯努利说,我给你点钱,你把这个philosophy的成果卖给我,咱们做这么个交易

乙: 这么个py交易

甲: 你以为呢?

同学们 : 噫!

乙: 我还以为是physics的交易呢,我寻思这跟物理没关系,怕你讲错了

甲: 哦,吓我一跳

乙: 你怕什么呀

甲: 除了这么几位,还有两个人也不能不提

乙: 是谁啊

甲: 一位叫牛顿

乙: 这是名人

甲: 一位叫莱布尼茨

乙: 这也是大数学家

甲: 可这两位关系有点不好

乙: 有这种记载

甲: 莱布尼茨和牛顿都独立地发现了微积分的基本公式

乙: 俩人都了不起

甲: 可两人就吵起来了

乙: 吵的什么呀

甲: 要争这个发明人的地位

乙: 那是很诱人

甲: 争了半天争不出一个结果,牛顿就建议让皇家学会指定一个委员会来裁定

乙: 这是权威机构啊

甲: 但牛顿很机灵,人家本来就是皇家学会的会长

乙: 那结果肯定是判给他了

甲: 不仅如此,皇家学会还谴责了莱布尼茨是剽窃

乙: 哟,太损了

甲: 所以说同学们,这个问题说明什么?

乙: 说明要以和为贵?

甲: 说明同行之间才是赤裸裸的仇恨啊

乙: 去你的吧


作者:达哥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5865809/answer/236408542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